生病

onenote里放着当时日服出贤者池的一个脑洞段子……现在看着还可以想发出来


没什么题目,反正是英敬,阅读前要有心理准备↓

*有可爱又可靠的毛和杏出现

*我不保证我没有ooc

*我不是搞写作的我是说相声的












我们的英智殿下今天却特别有精神,睡了个自然醒不说还起得特别早,感觉到今天可能是被上天祝福的一天(对家里仆人是这么说的)就到学校来了,结果大清早学校也没什么人,逛了一圈之后觉得没意思最后又跑到学生会室了心想自己今天就假装勤奋一把待会敬人来了肯定能把他给吓到。光想想就开心到不行,我们的会长就这样推门进去了。结果发现敬人就趴在桌子上。我们的英智殿下今天却特别有精神,睡了个自然醒不说还起得特别早,感觉到今天可能是被上天祝福的一天(对家里仆人是这么说的)就到学校来了,结果大清早学校也没什么人,逛了一圈之后觉得没意思最后又跑到学生会室了心想自己今天就假装勤奋一把待会敬人来了肯定能把他给吓到。光想想就开心到不行,我们的会长就这样推门进去了。结果发现敬人就趴在桌子上。


原来我们全年无休的副会长同志在这一天又熬夜了。晨光照进学生会的窗户时,最后一罐能量饮料(是xx)也空了,好在工作也做完了。离学生们抵达学校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敬人选择做一个短暂的休息。说是休息,结果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英智心想好嘛,在学生会室睡觉,敬人你这是渎职要罚的。抽了一根马克笔就要往敬人脸上画,结果一摸对方的头,烫死了。少有的人生经验告诉英智这是发烧了。自己老是住院,也没怎么见过敬人生病的样子,有点新奇。时间还早,同学也没来,杏不在,保健室的佐贺美老师也还没来上班——那敬人现在就只能靠自己啦,英智这么想着。两个人所处的位置换了这么一下——头一次遇到敬人要靠自己照顾的地步,皇帝殿下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花了几秒定定神,英智就开始实际行动了。保健室——自己这身子虽然拥有普通男生的力量,但也不太可能把敬人抬过去。那就就地采取措施吧,以前看的电视剧里面,有人发烧的时候该怎么做来着?英智绞尽脑汁地想着。这个时候就是湿毛巾吧,抓住了一点记忆的英智在想到之后立马就哒哒哒地小跑准备了。虽然正常来说是不允许这样的(比较激烈的)动作,但是平常管束他最严的自己的竹马趴在那里发着高烧等着自己拯救呢,这样的动作也是可以被允许的吧。

 

敬人迷迷糊糊又转醒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视野一片模糊,头上也湿答答的。【我竟然在学生会室就睡着了、真是疏忽……】这样想着的副会长,突然感觉自己的胃部一阵疼痛。【要吃胃药、……】敬人扶着桌子站起来,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头上顶着一块湿毛巾。【眼镜也不在……恶作剧吗。学生会室还没有人来。可恶、是谁……】副会长的胃疼的更厉害了。那么,没有眼镜的学生会副会长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去找到放在可靠后辈桌上的备用胃药了。但是熬了一整夜加上发烧的敬人头昏眼花,根本站都站不稳,刚走了没几步就绊了一跤,栽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我们聪明伶俐又无敌可爱的小杏今天是来向她崇拜的水神姬老师莲巳前辈来交绘画作业的。因为其它时候过来可能会被学生会其他人看见有些麻烦,所以干脆在大家都还没来的时候过来好了——反正前辈这个工作狂是肯定在的。然而没想到推开学生会室的门看到了前辈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一边喘息一边捂着胃部很痛苦的样子(杏:看这样子前辈的胃病又犯了……),他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前辈看上去是罪魁祸首但是现在正用一种十分无助的眼神看着自己,小杏整个人都要吓呆了。

随后而来的兢兢业业的可靠后辈工作狂毛也吓呆了。

 

虽然内心在狂吼【是我今天的打开方式不对吧!!】但是身体更早一步行动的小杏赶紧安排英智和毛把敬人搬到保健室。保健室里刚过来上班的某大叔也被这阵势吓了一跳,瞅了瞅以后说莲巳同学这次可不是我给挂瓶葡萄糖这么简单了啊?你们带着他上医院吧,椚老师那边我去说。英智二话不说就打电话叫了车。放下电话后英智冷着声音说【刚才老师说【这次】?】毛很坦然,告诉他说副会长工作到低血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小杏也知道。说完看了一眼杏。杏不说话。英智也不说话。三个人就这样沉默地把敬人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英智轻车熟路地带着他们去挂号(倒不是说他以前干过这事,是说他本来就对医院这个地方很熟悉),毛背着敬人(毕竟有背人的经验)。敬人烧的更厉害了,人早已昏睡过去了,手是冰凉的,脸上却烫的厉害吐出来的气息也是滚烫滚烫的,一边的杏看得心惊胆战。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英智就去摸敬人冰凉的手和滚烫的额头,没来由地问了一句:敬人会死吗?

杏和毛对望了一眼。杏安慰说莲巳前辈只是感冒发烧(其实还要加上胃病突发)而已、好的很快的,毛转身起来说我去街上给副会长买点他醒来后能吃的东西。

 

英智沉默着没有说话。死亡对他来说一直就不是一个什么遥不可及的概念,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自己还和敬人谈论过自己的葬礼,啊啊虽然小杏说了敬人只是感冒发烧,但是印象中的敬人总是比自己健康得多,握着的手心里有一种很暖的温度。怎么是现在这样的呢?敬人,说不定就是被自己气到不行,现在就要投入自己早是念念叨叨的死亡的怀抱了吧?

 

【虽然知道只是一点小病,但也不是说不可能的吧,这种紧张的感觉停不下来呢】

 

护士进来给敬人打了吊瓶,大大小小打了好几瓶。天色全黑下来的时候,烧终于是要退了。杏和毛早上只坐了一会儿就回学校了。英智没有跟着回去。他一直坐在敬人把病房里。他不敢回学校,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大概心里也不会安宁吧,英智这样想。但是一整天都待在病房里实在是太那个、尤其是在确认了敬人退烧后,就不自觉地很想睡。【坚持不下去了呢……】不停点头的英智这样想着,肩膀却被什么人扶住了。

 

【喂,英智。不要在这里睡啊】声音中还带着一点沙哑。

 

那一双好看的眼睛蓦地一下睁开,然后又眯了起来。

 

【嗯、嗯。晚上好,敬人~♪】

 

 

 

(最后还是安心地睡着了)


评论(4)
热度(19)

© Kirihara | Powered by LOFTER